由於工作關係要往荷蘭,之前播出的電劇《殭》曾往荷蘭取景,當時並無追看,在出發前快速收看了在荷蘭取景的幾集,當中主角鄭嘉穎及謝安琪正式相遇的一幕,謝安琪給小偷搶了銀包,鄭嘉穎借了單車給謝安琪追小偷,追至一道紅色的拱橋,這道造型特別的紅橋,即時吸引我的目光,決定在荷蘭要找找看。 在不知名字、全無資料的情況下,唯有求助於谷歌之神,輸入RED BRIDGE搜尋,果然找到紅橋的照片,不禁為谷歌之神喝采,只是大多沒有提及拍攝地點,逐張翻閱,結果在一照片庫的拍攝資料中,找到紅橋位於烏德勒支,而烏德勒支也是我其中一個目的地,正好順道前往。在跑畢既定行程後,下午五時左右,就到紅橋一趟。Read More →

以前外遊,對於參觀美術館敬而遠之,因為自己是藝術門外漢,完全不懂欣賞,即使《蒙羅麗莎》、《最後的晚餐》這些名畫殿堂,都只是抱著到此一遊的心態,誰料在出版旅遊書後,竟然對藝術產生興趣,並非開始懂如何欣賞藝術品,而是喜愛探求藝術家的一生,由其成長、學習、成名,到死亡,原來很多藝術家走過的路都有共同的特點。荷蘭最為人熟悉的藝術家相信是梵高吧,在國內,林布蘭的名氣比梵高更響亮,在名人榜排名較梵高更高,還有維梅爾,都是頂尖畫家,但有共通點,都是人生不大如意,林布蘭及維梅爾還好,算是曾經光輝,只是晚年潦倒,相反,梵高雖生於中上家庭,但一生都沒有太多開心時刻,甚至畫作都只是在死後才開始受關注,晚年更是陷入半瘋狂狀態,令人惋惜。Read More →

不知何時,香港朋友也喜愛外遊賞花,日本的櫻花、法國南部的薰衣草、雲南的油菜花、台灣的油桐花等等,那麼愛花之士,就不能錯過荷蘭的鬱金香。 鬱金香的原產地,估計是在南歐或西亞,在十六世紀末開始引進荷蘭,並發揚光大,更因為成為貴族的至愛,一度淪為炒賣的「商品」,直至價格泡沫爆破,鬱金香才回歸尋常百姓家。現時種植鬱金香,已經成為荷蘭的一大產業,出口的花卉佔全球的六成,每年出產的球根,多達二兆顆,帶來龐大的貿易收益,境內花田約二萬公頃,十分驚人,每到四月中下旬,春暖花開季節,荷蘭的大地,連綿幾公里的花田,舖滿鬱金香、風信子、洋水仙等,非常壯觀。荷蘭種植鬱金香的技術出神入化,培育出不同的品種,現時全球的鬱金香品種,多達八千餘種,大量種植的亦有百多種。Read More →

計劃了兩星期的荷蘭之旅,很多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旅行團的歐洲團,會安排荷、比一天兩國的行程,看看風車、嘗嘗芝士、走走紅燈區,行程完結,要走兩星期,不禁要問:「值得麼?」 四月中的荷蘭,是鬱金香的季節,很多跟「花」的慶典、活動都安排在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舉行,一星期的賞花行程,對愛花之士,很容易就將行程表填滿,除了賞花,荷蘭的「景點」,其實還有很多,首先特別推薦「羊角村」。 一個普通的名字,對香港朋友而言,可能較為陌生,旅行團亦不會將其放上行程表,自遊人的荷蘭之旅,亦甚少有羊角村的份兒。但對台灣朋友而言,羊角村是荷蘭的第一號景點,亦是旅行團「必遊」之地,是自遊人的朝聖地,能夠小住兩三天,更是一大賣點,可能「羊角村」亦是由台灣朋友命名。究竟這條小村莊,有何吸引之處?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