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很渴望到順天灣,因為這裡有韓國最美麗的日落。 順天灣地處全羅南道,是韓國著名的濕地。從首爾出發到順天灣,其實不算轉折,只是每趟旅程,在路線編排時,要順道訪順天灣,總是有點困難,例如在金秋期間,著名的賞楓景點,包括內藏山、南怡島等都跟順天灣在不同路線,要訪就需要專程前往,所以每次都因為時間不夠,只能忍痛將順天灣從行程表中刪除。今次的行程,其實亦無包括順天灣,遊覽智異山期間,在南原、求禮等地乘巴士穿梭往返,原來順天就在附近,原本計劃早上遊畢求禮就乘巴士直往光州,見時間尚早,何不趁日落前,先往順天灣?於是背著沉甸的背囊,乘巴士往順天,再乘的士趕赴順天灣,將行李鎖好後,正好趕上斜陽夕照,夢想之地終於在不經意中前臨。Read More →

韓流方興未艾,除了韓劇及化粧品,香港朋友亦開始留意春櫻秋楓。今年再次到韓國追楓,選擇了大芚山,全因那一道風雲階梯。年前在雪嶽山挑戰了蔚山岩的天梯,當看到大芚山的風雲階梯,又不期然地躍躍欲試。   從大田往大芚山,只有三班巴士,要挑戰大芚山,就只好乘大清早七時許的第一班巴士,才有足夠時間慢慢走。往大芚山當天是星期六,早知道會是人山人海的一天,在吊車站排了約半小時買票,再要等約半小時才能登山,清晨時分,大芚山頂還是一片迷霧,還是可以隱約看到懸於兩座山頭之間的金剛雲橋。吊車站旁山色火紅,等待期間還是忙於拍照,很快就到預約時間,準備登山。Read More →

在韓國,一向出入仁川機場都是乘搭巴士,可以直達市中心例如明洞、東大門等等,非常方便,最近兩次到韓國,分別在四月及十一月,卻嘗試了在江南區預辦登機手續,再乘巴士往機場,又試過乘搭了地鐵出市區,但要數最「得意」的,還是乘搭在2010年底開通的機場快線。   在首爾車站,看到了宣傳海報,機場快線的車費為13,300韓圓,乘搭普通地鐵往機場的車費,只是3,700韓圓,車程相差十分鐘。心裡暗笑,車費相差近萬韓圓,車程卻只是快了十分鐘,「傻瓜」才會乘搭機場快線吧。有幸地,最終我真的做了「傻瓜」。Read More →

韓國近年大力推廣秋天賞楓,當中人氣急升的,可算是內藏山。 位於全羅北道的內藏山,擁有「韓國第一楓葉山」、「韓國八大美景」的美譽,雖然全羅北道對香港朋友來說,可能略為陌生,但相信在未來日子,賞楓時節,大家都會將內藏山放上行程表。Read More →

韓劇《冬季戀歌》紅了裴勇俊、崔智友,更紅了南怡島。這齣已播出近十年、紅透亞洲的韓劇,令籍籍無名的南怡島,一躍成為不論旅行團或自遊人必到朝聖之地。   從首爾出發,可以乘巴士或火車到加平,轉乘的士往渡頭,乘船往南怡島,全程大概一小時,可以即日往還。南怡島是一個半月形的小島,以平亂有功的南怡將軍命名,島上有其陵墓。小島面積不大,走一圈大概三小時,秋冬兩季,是遊南怡島的最佳季節。Read More →

「道不遠人  人遠道  山非離俗  俗離山」 這副甚有韻味的對聯,將我帶至位於韓國忠清北道的俗離山。 從東首爾長途車站出發,約三小時車程就到達俗離山,班次尚算頻密,非常方便。略為出乎意料之外,俗離山不像雪嶽山般純是遊客區,而是有一個小社區,有當地民居,銀行、藥店、便利店一應俱全,當然少不得的是食店及旅館,還有售賣當地土產的小商店。街道兩旁,都是銀杏樹,由於天氣突然轉涼,加上下著毛毛細雨,金黃的銀杏樹,經不起風吹雨打,遍地落葉,更添深秋感覺。下車後,隨意跑進一家旅館,房價四萬韓元,房間設備很好,還有電腦可供上網,算是另一意料之外。Read More →

從小公園登大青峰,最短的路線,就是經千佛洞溪谷至陽瀑待避所,再往喜雲閣待避所,登小青峰、中青峰至大青峰,全程約10.3公里,走畢約需7.5小時。由於沒有計劃在中青峰的待避所住宿,即日往返,即今天大約要走12小時,故在早上五時半出發,踏上大青峰攻頂之旅。Read More →

蔚山岩海拔875米,周長4公里,由六個花崗岩山峰組成,巍峨雪白的山峰,在雪嶽山小公園清晰可見,由於在不同的日照時間,會出現不同變化的色彩,故有韓國Ayers Rock之美譽。 蔚山岩的天梯,以險峻見稱,在雪嶽山的行程,第一項挑戰目標就是蔚山岩頂峰。資料顯示,全程約3.6公里,單程登峰約需兩小時。從新興寺出發,不到五分鐘,就會到達安養庵,之後的山路平坦,走得寫意,第一段的終點站就是繼祖庵,這裡有一塊周長2.5米的大石「搖幌岩」,據說只需一人之力就能夠將其搖動,是耶非耶,大家不妨試試。這一段全長2.1公里,約一小時走畢。Read More →

雪嶽山橫跨江原道四個市郡,是韓國著名的賞楓名所,第一高峰大青峰,標高1,708米,是韓國第三高峰,其東面一帶稱為外雪嶽,是遊覽雪嶽山最熱門的起點。今趟雪嶽之行,在雪嶽山內留宿三晚,走走外雪嶽各條觀光路線。 第一天乘凌晨航班抵達仁川機場後,先乘機場巴士往東首爾長途車站,轉乘長途巴士往束草市,再轉地區巴士往雪嶽山,凌晨航班雖是省時之選,但在機上可以睡覺的時間實在不多,所以無論是往東首爾長途車站的一小時車程,抑或是往束草市的兩個多小時車程,都是陷入大昏迷狀態,到達雪嶽山已是中午時分。Read More →

多年前,第一次到韓國賞櫻,慶州的櫻花竟然教我眼前一亮,原來日本以外,韓國賞櫻是同樣的壯觀,以「多」來說,似乎慶州的數目,比日本大版、京都等著名賞櫻地尤有過之。而且,韓國的櫻,感覺上沒有日本的弱不禁風,較為堅壯耐開,可能配合韓國人的性格吧。除了慶州市內的櫻,可見由慶州到普門度假區途中,都種了不少櫻花,可以想像,成長以後,連綿數公里的公路,都是長滿櫻花,何其壯觀。今年四月初,帶著期待之心,再次走訪慶州,重溫櫻紅處處的壯麗場面。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