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搞極光團,出發前團友們都會問:「有冇機會睇到極光?」我都會答:「瑞典及芬蘭我都有點兒信心。」其實,「睇到」不太困難,難在希望團友們能夠看到一幕強勁的極光飛舞,才不枉此行,這就要靠運氣了。 今趟瑞典阿比斯高名為「極光秋色」,除了極光,還可以看到遍山金黃的美景,最重要不是冰天雪地,毋須捱冷。行前總是心情忐忑,看看指數預測及天氣預報當不可少,9月17日出發,預測13-16日的指數是5及6,代表有極光暴發生,但17日是4,之後就跌回2-3,暗忖莫非日期定遲了幾天?再看天氣預測,除了第一晚是密雲,間中有陽光外,其餘日子全是密雲及有雨,心也涼了一截,第一晚可能就是決定性的一晚,至出發時,預測也沒有太大改變。Read More →

觀賞極光,隆冬二、三月是首選,但零下30度的低溫,的確令人望而卻步,晚上在空曠地方,長時間守候極光,真是百般滋味,朋友們在結冰的湖面,玩「1,2,3紅綠燈」、載歌載舞,只是為了持續活動,不致於瑟縮一團。11,12月是下雪季節,不論黃刀鎮或北歐,十月都是雨季,何不考慮九月深秋來一趟紅葉秋色極光之旅? 瑞典北部小鎮阿比斯高,三面環山,北面前臨托力達斯加湖,微氣候令阿比斯高成為瑞典最乾旱的地方,即使密雲,仍不時會出現「藍洞」,八月過後,天氣轉涼,逐漸進入雨季,阿比斯高國家公園披上秋色,而極光季節亦悄悄開始,晚上氣溫在十度以下,相比零下30度,秋天看極光實在舒服無比。Read More →

2015年1月,帶了一個小團到芬蘭看極光,今次安排了五天在伊拿利 Inari,最後一晚入住玻璃屋酒店,即是有六晚住在極光帶,按以往經驗,希望有三至四晚能看到極光。 出發之前,不斷查閱KP指數、當地天氣等等,雖然心知不由控制,只希望心理上增加在地觀賞極光的信心,始終團友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親身體驗極光的震撼。在聚會中不時提到,照片及縮時影片,抑或我親述感受,都難以顯示及形容極光的可觀。團友們關心的是「看到」或「看不到」極光,反而我一直是期望大家能夠「看到」一幕「像樣」的極光,才不枉此行。 帶著忐忑的心情出發。Read More →

北歐地區觀賞極光名氣最大的,可算是特羅素 Tromso。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特羅素,位於磁緯67度的極光帶,即使反映太陽活動的KP指數值偏低,只要是天朗氣清,萬里無雲的晚上,仍有機會一睹極光發生。 既是大城市,市內光害嚴重,其實並不適合欣賞極光,與其說特羅素是極光之城,倒不如視之為追蹤極光的基地,大多追光者到特羅素,都是離開城市,到周邊的灣畔欣賞極光,所以若不是自駕遊,到特羅素是頗為困擾,要追光就必須參加當地團,可能還要連續追縱幾晚,這會是一筆可觀費。Read More →

很多朋友問,那個地方最適合看極光? 很多朋友問,留三天等極光是否足夠?據稱留三晚,有九成多機會看到極光。 其實在計劃追尋極光時,第一要考慮的就是旅程的目的,如果就是看極光的話,那麼計劃留在同一地點最少五晚是最佳選擇。按過往親身及朋友的經驗,連續三晚看不到極光的機會非常高,這是可以想像的,通常密雲下雨天總會持續兩三天!至於連續四晚或五晚看不到極光,機會當然有,但相對較細,所以在同一地點住宿五晚,是較穩妥的安排,理應有一至兩晚能看到極光。若是計劃留宿兩、三晚,就要抱看到就最好,看不到亦不打緊的心態。Read More →

據稱,今年是極光大發生周期。 據稱,能看到極光很幸福。 據稱,留三晚平均會有一晚看到極光。 在去年暑假就訂好機票,在今年農曆新年往芬蘭看極光,整個旅程,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看極光,所以決定在極地呆上一星期,按統計,應該有兩晚能夠看到極光。能夠看到極光有兩大條件,第一當然是要有極光發生。第二就是天朗氣清,缺一不可。 愈近農曆新年,愈留意極光預測的指數及芬蘭的天氣預報。令人緊張的是,天氣預報每天都在改變,代表天氣難測吧。在年廿九晚上會飛抵芬蘭北部伊瓦諾,極光預測指數為三,代表能夠看到極光的機會不錯,只是天氣預報時雲時清,令心情忐忑不已。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