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相集

很多朋友問:「又去睇極光,悶唔悶呀?」只要從下面的照片,必定可以感受看極光的興奮和失望,每一趟極光旅程,出發前總是緊張極光指數及天氣,第一天到達位處極光帶的地方,由黃昏開始已不斷看天,期望繁星滿空,即使吃晚飯亦不時往外望,為怕錯失極光的出現,由充滿期盼至斷定「白果」的一刻,不免沮喪,但由看到極光出現至極光飛舞的場面,卻是興奮得難以形容,每次返港重看照片,總是感嘆為何不拍好一點,為何不多用點心機,但在地一刻,往往是手忙腳亂,胡亂設定按快門,又每每因為孤單一人,戰鬥力薄弱而提早打退堂鼓,又或天氣寒冷,減弱耐戰力,唯有每次都為自己承諾,下一趟一定要拍得好些。一次又一次,至今仍未有很滿意的作品,唯有繼續為極光打拼。

 

2019是太陽活動的低谷,但在阿比斯高,卻見證了一幕超強極光暴,天還未黑,極光已開始爆發,而且愈演愈烈,極光至凌晨三時仍繼續出現,今趟極光之旅,又是豐收的一次

2019年2月, 再到羅浮敦群島, 只希望能夠拍郅靚景極光, 第一晚就遇上頗為強的極光, 最後一晚又再遇上不錯的極光, 總算是運氣不錯.

芬蘭極光2018, 入住了利維的玻璃屋及伊拿利Holiday Village的小木屋, 很幸運在玻璃屋看到極光, 第一次在玻璃屋內拍極光, 當晚有月光, 玻璃反光較嚴重, 但能夠在屋內看極光, 是一趟不錯的體驗. 伊拿利的小木屋, 今趟亦遇上頗強的極光, 秋天湖面未冰封, 是另一番景象.

2018年9月, 第二年舉辦的極光秋色團, 今次六晚中每晚都可以看到極光, 頭五晚有強有弱, 已是不俗的體驗, 上天安排了壓軸一晚上演大龍鳳, 漫天飛舞的極光, 團友們興奮不已. 又是一團滿足之旅, 作為搞手, 當然大滿足.

2017年的冰島極光之旅不大成功,2018年再接再厲,雖然心知冰島天氣變幻無常,看極光不能抱太大期望,但冰島又真的是風景極美的地方,運氣好的話,有機會拍攝一輯很美的照片,所以,再戰冰島,為極光拍攝留有憧景。不知算不算好運,在冰島第一晚就能看到很強的極光,但就是只此一晚,大冰湖的極光泡湯,天氣差得連去也去不了,不過,我還是收貨了,一晚強勁的極光,在冰島十分難得了。

2018年2月,前往嚮往已久的羅浮敦群島觀賞極光,今趟由朋友自駕,可以住宿於偏遠的地方,在門外就能看極光。在挪威總共留了六晚,三晚在羅浮敦群島、一晚在船上、兩晚在極光之城特羅素,全都能看到極光,當中更不乏壯觀場面,雖然仍帶點遺憾,未能在特羅素山丘上拍到極光下的特羅素夜景,但旅程已是非常幸運,不枉此行。

開心自遊 瑞典阿比斯高「極光秋色」2017, 在阿比斯高逗留了6晚, 有4晚能夠看到極光, 幸運地又是來了一幕壓軸極光秀, 早在黃昏六時, 天還未黑, 極光已悄然而至, 而且愈演愈烈, 整晚出現了幾趟極光飛舞的大場面, 大家興奮狂呼!! 加上秋色怡人, 漫山金黃, 又是一趟很滿足的旅程.

冰島看極光,一向都不抱大期望,因為早已見識過其多變天氣,下雨刮風是家常便飯,但冰島的景色,又確實是只此一家,所以出發前的願望,比以往看極光的期望下調了很多,希望能有一天在優美的前景配襯,拍一張很美的極光照片,可惜事與願違,極光是看到的,但沒有什麼可值一哂,出現時間短暫,亦沒有出現太強的極光飛舞場面,唯有寄望下一趟,運氣可以好一點。

2016年9月,一個人到阿比斯高拍極光,一個人在湖邊,一個人在等,當時還有一間小屋作前景,既然是一個人,如何打燈拍攝,都不會打擾別人,今趟極光不算太強,但不用捱冷拍攝極光,還算拍得開心。

開心自遊 2015年「好想極光」, 很幸運的一次旅程, 5晚在Inari 都可看到極光, 當中有兩晚極光非常可觀, 最後一晚更是由八時開始, 極光一直未停過, 非常壯觀. 另一晚在莎利色爾卡的玻璃屋, 在凌晨時分亦有出現極光, 6晚都能欣賞極光, 完滿的旅程!!

2014年冬天,開始時在冰封湖面上孤獨的等候極光,跟朋友相約在挪威,先開始一段海上欣賞極光的旅程,碰上了很壯觀的極光場面,可惜船上拍的極光,一如所料的鬆旭矇,浪費了大好時機,下船後在芬蘭繼續追光旅程,沒有再遇上強勁極光,一趟旅程分別在瑞典、挪威、芬蘭,沒有如我經常的留五、六晚在同一地方,三地都能看到極光,運氣還算不錯吧。

加拿大黃刀市,經過來自香港的移民大力推廣,已成為香港朋友一睹極光之夢想之城,的確,黃刀是看極光的理想之地,自駕最為方便,否則,需要參加當地的導賞團,才能至沒有光害的地方等待極光來臨。

第一趟看極光,在芬蘭Inari 逗留了六晚,有三晚看到極光,雖然未算看到極光飛舞的壯觀場面,但總算是不枉此行。第一次看到,是無心插柳,只是拍拍星空,遠方樹影中漏了淡淡的綠,已是興奮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