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刀看極光

黃刀極光

黃刀市在加拿大的西北部,從香港出發,在溫哥華轉機,花了差不多一整天,才飛抵黃刀市。今次旅程選擇留六晚,頭三晚入住市區的Bayside B&B,後三晚則轉至湖邊的小木屋。Bayside B&B 位處湖邊的舊城區,中午時分到達,還有充足時間在市區遊覽,黃刀市面積不算大,從舊城區步行20分鐘就可以到達市中心,隨便吃過晚飯,就在住宿處等待極光。

黃刀市區看極光

雖然位處湖邊,市區始終有較大光害,街燈、招牌燈箱、住家的燈光會影響拍攝極光,不過,跟在荒野拍攝極光,又是另一番景象。九月初的晚上,氣溫大概是攝氏幾度吧,不算很冷,但仍是風寒刺骨。這夜天朗氣清,相信看到極光的機會很大,果然,午夜時分,極光橫空而至,而且變化萬千,縱然有光害,仍是非常可觀。可能當地市民見怪不怪吧,湖岸是靜悄悄的,似乎就只有B&B內的幾名住客在忙於按快門,很容易兩、三小時就過去了,極光亦漸趨平淡。第一晚成功地拍到極光,期待著未來幾晚。

在B&B的第二晚,天氣依然不錯,只見極光若隱若現,前奏響起,在房間慢條斯理地準備好腳架及相機,就開始第二晚的極光拍攝,可是,走出房間,只見一團霧氣飄然而至,剛才的一丁點極光亦消失於雲霧中,不是嘛,就差一點點時間,天氣瞬間變化,雲霧漸濃,一時間不似會消散,第二晚的極光只是曇花一現。

第三天,雲霧並未散去,整天都是密雲,黃昏時分,還下起小雨,莫非又是「白果」的晚上?呆坐房間,盼望著雨過天青的一刻,可是事與願違,「雨,不停落下來」,曹格的歌聲在腦中響起,沒辦法,在市區的三晚,總算有一晚成功。

湖邊看極光

三晚的Bayside B&B, 成功看到一晚多少少的極光, 當然意猶未盡, 接下來就要搬往湖畔的小木屋。由於不懂開車,要搬進黃刀市郊Prelude Lake的小木屋,其實一直困擾著我,「打的」前往的住客,可能絕無僅有,但能夠住在湖畔不遠處,就可以完全沒有光害地欣賞極光,可以自由掌握時間,毋須受參加極光團的限制,對於拍友而言,是非常重要。唯有安慰自己,將參加團的費用,用於「打的」吧,小木屋的房費是CAD80,但就用了CAD90「打的」。不過,事後觀之,兩個字:抵。

早上往湖畔走走,熟習一下環境,由小木屋走到湖畔,大約20分鐘。晚上十一時,開始出動,拿著電筒,開始摸黑前進,四周死寂,很懷疑究竟有沒有其他人會這樣傻,步行往湖畔,答案是沒有的,沿途沒遇上途人,自駕而來的也不多。到達湖畔,漆黑一片,還未搞清位置,已給人痛駡一番,原來是電筒的光,影響了正在捕捉星夜的拍友們,真的對不起。匆忙收起電筒,準備腳架及相機,等待極光降臨。

子夜時分,一大條極光劃過湖的上空,連魚眼鏡也捕捉不了,接著而來的變化,才令人目眩,極光由小山的上空慢慢移出湖邊,紫白色的簾幕在空中飛舞,不停展開地往湖中央擴散,而湖的另一邊,又開始有新的極光展現,像綠色旋風的捲向湖中央,只聽見快門聲夾雜讚嘆的人聲,原來漆黑中「匿藏」了不少拍友。極光由燦爛歸於平淡,等了一會兒,再無多大變化,就收拾離開,行了不到五十米,只見遠方的極光又開始活躍,不得不停步,只見紫白色的極光從山頂處極速劈下來,匆忙展開腳架相機,只見極光由遠處移近,在頭頂散開落下,就似放下捲簾,這一幕真的目定口呆,極光傾瀉而下,落得很低,觸手可及,而且不停往旁邊又散又聚,又開又合,就像一隻水母在半空載浮載沉,唯一可做的,就是不停的按快門,但相片能記錄的場面,實在不到腦海中印象的十分之一。

第一晚在湖畔豐收,期待著第二晚的來臨,又是十一時開始,摸黑前進,在離開「家門」的一刻,已見一道極光橫空而至,由於已見識過大場面,這條帶狀極光,就變得平平無奇,到湖畔再拍吧。這道帶狀極光,在湖畔上空一直沒有消散,在大場面未至之際,就暫時成為主角,聊勝於無吧。又到子夜時分,「大龍鳳」開始,昨天見識了水母在游弋,今晚就來了大墨魚,在山頂飛舞,而另一方,就像開了強力電筒,照遍整個夜空,極光向半空擴散,讓我想起了N年前譚詠麟演唱會演唱暫別一曲時首創的激光效果,浪漫極了。這夜極光多變,而且強度十足,令我對極光更加著迷。返回小木屋,又期待著最後一夜的極光秀。

如常地十一時出發,如常地長空一道歷久不散的帶狀極光,如常地等待著大場面的降臨,只是今夜多了極光的最大敵人-雲,幸好,今夜的雲層不厚,而且急速移動,為極光加添了另一種形態,像是穿雲而出。遠處不知為何,有一團橙紅色的光,應該是市區的光害,但只在這天出現,綠色的極光,碰上橙紅色的光,顯得特別詭異。期待著的大場面,終於出現,這是幾晚以來,最壯濶的一晚,而且舞動速度很高,不停的傾瀉而下,再向旁展開,遊人們不停的「嘩」,大家可從相片中,感受到極光的高速舞動。雲層不斷湧至,仍難掩極光的穿透,只是拍出來,已不像往昔的清晰,一連三晚的極光秀,就在感動中落幕。

黃刀市多年來由一些香港的移民在推廣極光,效果非常顯著,很多朋友都視黃刀為看極光的首選,今趟旅程實在非常幸運,連續三晚都出現極光飛舞的場面,更慶幸入住了湖邊小木屋,雖然花費了高昂的交通費用,但換來的是沒有限制的極光拍攝,對不懂開車的我而言,是在黃刀的最佳選擇。

 

發表迴響

Note: Comments on the web site reflect the views of their authors, and not necessarily the views of the bookyourtravel internet portal. Requested to refrain from insults, swearing and vulgar expression. We reserve the right to delete any comment without notice explanation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signed with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