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極光

2015年1月,帶了一個小團到芬蘭看極光,今次安排了五天在伊拿利 Inari,最後一晚入住玻璃屋酒店,即是有六晚住在極光帶,按以往經驗,希望有三至四晚能看到極光。 出發之前,不斷查閱KP指數、當地天氣等等,雖然心知不由控制,只希望心理上增加在地觀賞極光的信心,始終團友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親身體驗極光的震撼。在聚會中不時提到,照片及縮時影片,抑或我親述感受,都難以顯示及形容極光的可觀。團友們關心的是「看到」或「看不到」極光,反而我一直是期望大家能夠「看到」一幕「像樣」的極光,才不枉此行。 帶著忐忑的心情出發。

追光之城特羅素

北歐地區觀賞極光名氣最大的,可算是特羅素 Tromso。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特羅素,位於磁緯67度的極光帶,即使反映太陽活動的KP指數值偏低,只要是天朗氣清,萬里無雲的晚上,仍有機會一睹極光發生。 既是大城市,市內光害嚴重,其實並不適合欣賞極光,與其說特羅素是極光之城,倒不如視之為追蹤極光的基地,大多追光者到特羅素,都是離開城市,到周邊的灣畔欣賞極光,所以若不是自駕遊,到特羅素是頗為困擾,要追光就必須參加當地團,可能還要連續追縱幾晚,這會是一筆可觀費。

極光二三事

很多朋友問,那個地方最適合看極光? 很多朋友問,留三天等極光是否足夠?據稱留三晚,有九成多機會看到極光。 其實在計劃追尋極光時,第一要考慮的就是旅程的目的,如果就是看極光的話,那麼計劃留在同一地點最少五晚是最佳選擇。按過往親身及朋友的經驗,連續三晚看不到極光的機會非常高,這是可以想像的,通常密雲下雨天總會持續兩三天!至於連續四晚或五晚看不到極光,機會當然有,但相對較細,所以在同一地點住宿五晚,是較穩妥的安排,理應有一至兩晚能看到極光。若是計劃留宿兩、三晚,就要抱看到就最好,看不到亦不打緊的心態。

薩拉熱窩的激動

波斯尼亞與赫塞哥維拿(波赫)首都薩拉熱窩,是南斯拉夫內戰其中一個戰場,戰事在92年爆發,歷時四年,當時互聯網仍未普及,只是在報章及電視略有所聞,只知當地砲火連連,人民生活艱苦,在遙遠的香港,實在所知無幾,但薩拉熱窩的名字,心目中早已是苦難的代名詞。

紫藤纏繞

若芝櫻的鮮艷粉紅令你目眩,淡紫的紫藤花會否更合心意? 每逢七、八月間,北海道富良野的薰衣草大地,一望無際的紫,迷倒不少賞花人,在四月底五月初,東京周邊的栃木縣,就有壯觀的紫藤盛放。紫藤是攀纏性的植物,依附而生,所以大多築起棚架,引藤伸展,一棵紫藤,就可以延展數十米,當垂下的紫藤盛放,一串串紫色小花,掛滿棚架,大片的紫,足媲美薰衣草的紫色大地。纏繞而生的特性、強悍的生命延展能力,正是紫藤花的花語:「醉人的戀情,依依的思念」、「為情而生、為愛而亡」。除了紫藤,其實還有白藤、黃藤及紅藤,但論花形色澤,還是以紫藤最為引人。

粉紅大地

春回大地,又是賞花季節之始,日本以櫻著名,但除了追櫻以外,其實還有很多選擇,而且並不比櫻遜色,在東京周邊,就不乏賞花名所,當中,芝櫻就最令人有驚艷之感。 認識芝櫻,是在北海道的東藻琴,每至五月下旬,芝櫻就會將草坪染成大片粉紅。在東京近郊,秩父的羊山公園,亦以芝櫻聞名,論壯觀程度,足以媲美東藻琴的芝櫻。秩父在琦玉縣,跟東京都相鄰,從東京出發,車程大約2.5小時,大可以即日往還作一天遊。前往羊山公園,最近的火車站是西武鐵路的秩父站或秩父鐵路的御花田站,步行 約15分鐘。羊山公園的花期大約在四月下旬,芝櫻之丘面積達17,000平方米,以粉紅色為主,再間以藍色及白色,砌出不同的圖案,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心思,芝櫻雖是小花,卻能造出特別的效果,特別是遠觀,跟遊人們可以拼成很多有趣的場面,所以,呆在小山坡上,等候又等候,拍了又拍,很容易就是黃昏,由於意猶未盡,第二天早上又跑進場繼續的拍,雖然今趟的芝櫻,其實略為過了最燦爛的時刻,部分枯掉的已被拔去,所以有不夠茂密的感覺,但出來的效果,大家又認為如何?

Prelude Lake 的華麗極光

三晚的Bayside B&B, 成功看到一晚多少少的極光, 當然意猶未盡, 接下來就要搬往湖畔的小木屋. 由於不懂開車,要搬進黃刀市郊Prelude Lake的小木屋,其實一直困擾著我,「打的」前往的住客,可能絕無僅有,但能夠住在湖畔不遠處,就可以完全沒有光害地欣賞極光,可以自由掌握時間,毋須受參加極光團的限制,對於拍友而言,是非常重要。唯有安慰自己,將參加團的費用,用於「打的」吧,小木屋的房費是CAD80,但就用了CAD90「打的」。不過,事後觀之,兩個字:抵。

再看極光 – 加拿大黃刀市

年初到芬蘭看極光,很幸運,留六晚,看到三晚,最美一幕,極光滿天的情景,雖然未能用照片記下,但印象極深。在今年六月的國際旅遊展,認識了加拿大的黃刀市,據稱是極光之城,留三晚,有九成九機會看到極光,而且在深秋時分,九月天已能夠觀賞極光,於是即時計劃,在九月初成行。 黃刀市在加拿大的西北部,從香港出發,在溫哥華轉機,花了差不多一整天,才飛抵黃刀市。今次旅程又是選擇留六晚,頭三晚入住市區的Bayside B&B,後三晚則轉至湖邊的小木屋。Bayside B&B 位處湖邊的舊城區,中午時分到達,還有充足時間在市區遊覽,黃刀市面積不算大,從舊城區步行20分鐘就可以到達市中心,隨便吃過晚飯,就在住宿處等待極光。

極光大發見 – 極光初現

據稱,今年是極光大發生周期。 據稱,能看到極光很幸福。 據稱,留三晚平均會有一晚看到極光。 在去年暑假就訂好機票,在今年農曆新年往芬蘭看極光,整個旅程,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看極光,所以決定在極地呆上一星期,按統計,應該有兩晚能夠看到極光。能夠看到極光有兩大條件,第一當然是要有極光發生。第二就是天朗氣清,缺一不可。 愈近農曆新年,愈留意極光預測的指數及芬蘭的天氣預報。令人緊張的是,天氣預報每天都在改變,代表天氣難測吧。在年廿九晚上會飛抵芬蘭北部伊瓦諾,極光預測指數為三,代表能夠看到極光的機會不錯,只是天氣預報時雲時清,令心情忐忑不已。

順天灣夕照

一直很渴望到順天灣,因為這裡有韓國最美麗的日落。 順天灣地處全羅南道,是韓國著名的濕地。從首爾出發到順天灣,其實不算轉折,只是每趟旅程,在路線編排時,要順道訪順天灣,總是有點困難,例如在金秋期間,著名的賞楓景點,包括內藏山、南怡島等都跟順天灣在不同路線,要訪就需要專程前往,所以每次都因為時間不夠,只能忍痛將順天灣從行程表中刪除。今次的行程,其實亦無包括順天灣,遊覽智異山期間,在南原、求禮等地乘巴士穿梭往返,原來順天就在附近,原本計劃早上遊畢求禮就乘巴士直往光州,見時間尚早,何不趁日落前,先往順天灣?於是背著沉甸的背囊,乘巴士往順天,再乘的士趕赴順天灣,將行李鎖好後,正好趕上斜陽夕照,夢想之地終於在不經意中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