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芚山笑闖風雲

韓流方興未艾,除了韓劇及化粧品,香港朋友亦開始留意春櫻秋楓。今年再次到韓國追楓,選擇了大芚山,全因那一道風雲階梯。年前在雪嶽山挑戰了蔚山岩的天梯,當看到大芚山的風雲階梯,又不期然地躍躍欲試。   從大田往大芚山,只有三班巴士,要挑戰大芚山,就只好乘大清早七時許的第一班巴士,才有足夠時間慢慢走。往大芚山當天是星期六,早知道會是人山人海的一天,在吊車站排了約半小時買票,再要等約半小時才能登山,清晨時分,大芚山頂還是一片迷霧,還是可以隱約看到懸於兩座山頭之間的金剛雲橋。吊車站旁山色火紅,等待期間還是忙於拍照,很快就到預約時間,準備登山。

住在印度

印度的物價比想像中要低得多,無論住宿、交通、飲食等等,價錢可以低得嚇人,除了大城市商業區的五星酒店外,旅遊區的住宿,若是七、八百港幣的酒店,已經是很好的享受,印度之行,我們住過五、六百港元一晚的「大宅」酒店,亦住過百多港元一晚的廉價酒店,低廉價格的背後,會否令人難以接受? 往印度的航班,往往是傍晚出發,到達印度德里,已是深夜,所以第一晚就訂了機場附近的廉價酒店,大概二百多港元一晚,設施非常簡單,浴室熱水不足,最要命的是只有一張薄薄的被單,二月是印度的冬天,晚間氣溫只有攝氏十多度,幸好今趟旅程帶備了睡袋,否則,相信會冷得徹夜難眠。

印度記趣

印度之旅雖然只是短短個多星期,但卻留低很多可堪玩味的回憶。 由瓦拉納西往阿格拉,我們選擇了乘搭夜行火車,而且不是有空調的頭等車廂,而是買了普通的Sleeper Car,資料顯示,乘搭夜行列車非常危險,我們自然加強防禦措施。登車不久,有車務人員著我們小心,千萬不要打開窗戶。車上有小販叫賣各類的鎖及鎖鍊。不久,又有持槍的工作人員要求我們簽署一份文件,內容是確認我們明白車廂上的注意事項。我們剛打開窗戶拍照,又有工作人員要求我們關起窗子。列車還未啟程,車廂內的情況實在叫人擔心。我們的行李,全放在床下,利用預先準備好的單車鍊鎖好,扣在床架,萬無一失。列車啟程後,情況又似乎沒有想像般惡劣,反人爬進睡袋,將財物放進睡袋內,安心的睡了一覺。順利征服夜行火車。

荷蘭 花之國度 庫肯霍夫公園 Keukenhof

不知何時,香港朋友也喜愛外遊賞花,日本的櫻花、法國南部的薰衣草、雲南的油菜花、台灣的油桐花等等,那麼愛花之士,就不能錯過荷蘭的鬱金香。 鬱金香的原產地,估計是在南歐或西亞,在十六世紀末開始引進荷蘭,並發揚光大,更因為成為貴族的至愛,一度淪為炒賣的「商品」,直至價格泡沫爆破,鬱金香才回歸尋常百姓家。現時種植鬱金香,已經成為荷蘭的一大產業,出口的花卉佔全球的六成,每年出產的球根,多達二兆顆,帶來龐大的貿易收益,境內花田約二萬公頃,十分驚人,每到四月中下旬,春暖花開季節,荷蘭的大地,連綿幾公里的花田,舖滿鬱金香、風信子、洋水仙等,非常壯觀。荷蘭種植鬱金香的技術出神入化,培育出不同的品種,現時全球的鬱金香品種,多達八千餘種,大量種植的亦有百多種。

荷蘭 – 羊角村 Giethoorn

計劃了兩星期的荷蘭之旅,很多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旅行團的歐洲團,會安排荷、比一天兩國的行程,看看風車、嘗嘗芝士、走走紅燈區,行程完結,要走兩星期,不禁要問:「值得麼?」 四月中的荷蘭,是鬱金香的季節,很多跟「花」的慶典、活動都安排在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舉行,一星期的賞花行程,對愛花之士,很容易就將行程表填滿,除了賞花,荷蘭的「景點」,其實還有很多,首先特別推薦「羊角村」。 一個普通的名字,對香港朋友而言,可能較為陌生,旅行團亦不會將其放上行程表,自遊人的荷蘭之旅,亦甚少有羊角村的份兒。但對台灣朋友而言,羊角村是荷蘭的第一號景點,亦是旅行團「必遊」之地,是自遊人的朝聖地,能夠小住兩三天,更是一大賣點,可能「羊角村」亦是由台灣朋友命名。究竟這條小村莊,有何吸引之處?

恆河之旅 – 瓦拉納西

瓦拉納西,一個很有趣的地方。 恆河,是印度的聖河。瓦拉納西,恆河畔的小城市,有著三千年歷史,是印度教的聖都。用恆河水沐浴,就能清洗一切罪過,死後的骨灰,撒入恆河,就能從輪迴中得到解脫。 作為旅客,瓦拉納西可說是又愛又恨,在這裡,可以認識恆河,可以了解印度人的宗教思想,可以體會地道的風土人情。然而,當汽車駛進瓦拉納西,令人嘆為觀止的場面就一幕一幕接續上演。窄窄的馬路,混雜著汽車、電單車、單車、三輪車、電動三輪車(篤篤)、馬車、行人、牛、羊,響號此上彼落,難得,各「單位」擦身而過,並無碰撞,經過半小時的搏鬥,車子終於到達瓦拉納西的「入口」。

印度的第一夜

在搜尋印度的旅遊資料時,旅遊書所闡述的情況,竟然跟當年往墨西哥相若,由踏足機場的一刻,就是危機四伏,遇上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騙子,進入的每一家店舖,都是騙人的陷阱,即使是旅遊諮詢中心,都可能是假的,登上的每一輛車,都會載你到偏遠地方,再來勒索敲詐。心中不禁暗叫:「不是嘛?」以前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現在是金磚五國的一員,加上很多朋友遊畢印度,都是讚不絕口,但旅遊書的警告,又似乎不是說笑,印度會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冬之美瑛 – 攝影之旅

經過前一天的雪地暴走,再查過天氣,天色仍是陰暗,對攝影之旅不抱太大期望。六時多醒來,往窗外一看,即時睡意全消,暗叫一聲:「有藍天?!」迅速梳洗,披上外褸,拿了相機就往屋外走,晨曦時分,天色微藍,太陽在山後已隠隠待發,遠處已開始染紅,莫非今天走運,天色好轉?連連按動快門,捕捉日出前的晨曦,在天的另一端,月亮仍圓圓的掛在半空,散發著柔和的藍,跟皚皚白雪,幾棵小樹,又構成另一番景象。不斷按動快門之際,突然發覺雙手微痛,似乎已沒有知覺,見早餐時間漸近,迅速跑回房間,添衣及帶上手襪,上網查查天氣,是零下二十度!

冬之美瑛 – 雪地暴走

自從在拓真館見識過前田真三的照片,對冬天的美瑛,一直存在著很大的期盼,希望拍一輯很美的雪地風光,今次可以如願地到達美瑛,但能否拍到美麗照片,天氣當然是一大變數,交通亦是大問題,於是選擇了Pension Jacatra,最大原因是可以參加由主人安排的攝影之旅,雖然出發及回程時間並非拍攝的黃金時間,但總算能夠走遍美瑛的著名拍攝地點,亦算不枉此行。

冬之美瑛 – Pension Jacatra

記憶中到過北海道六、七次,但一直未能在冬天一遊美瑛,引以為憾,想到在茫茫雪地,不懂駕車,步行也困難,包的士又太昂貴,所以計劃遲遲未能實現。今年初,家人希望遊北海道,於是決定抱著「到時至算」的心態,無論如何都要到美瑛走一趟。   美瑛一向給人印象是屬於夏天的,假若沒有紫色浪漫的薰衣草、黃澄澄的向日葵、金黃閃爍的麥田、色彩繽紛的花海,只有白茫茫一片,會美嗎?只要到過拓真館,看過前田真三的照片,相信大家必定對冬天的美瑛,充滿期盼。 今次在美瑛逗留了四日三夜,住宿方面,在星之庵及Pension Jacatra之間猶疑了很久,星之庵隣近Mild Seven之丘、Kent & Mary之木及北西之丘,步行前往不太困難,Pension Jacatra的主人則提供Photo Tour,對我而言,是一大賣點,畢竟徒步走不了多遠,最終還是選了Pension Jacatra。   Pension Jacatra位在小丘上,可以俯覽美瑛的田野風光,往美瑛及美馬牛車站大約十分鐘車程,主人提供車站接送。今次訂一間小木屋,有私人浴廁,房費JPY9,050,附早晚餐,還可以無線上網,房間實在不錯,唯一是欠缺了桌子及椅子,晚上要躺在床上上網。早晚餐都很豐富,天天不同菜式之餘,更可以感受到主人的熱誠。大清早已開始忙於準備早餐,之後是退房送客人到車站,回來後就開始Photo Tour,到下午三時多,又開始要往火車站接客人到Pension,之後就是準備晚餐,由朝忙到晚,但總見主人的臉上掛著笑容,很殷勤地招呼每位客人,最難得是他一臉滿足,我在享用晚餐之同時,見主人忙得團團轉,但完全感受到他的熱誠是發自內心,還看現在各大商店銀行的服務員,表達出來的服務態度,是培訓下的產物,公式化之餘,只是發自公司的制度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