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芝櫻的鮮艷粉紅令你目眩,淡紫的紫藤花會否更合心意? 每逢七、八月間,北海道富良野的薰衣草大地,一望無際的紫,迷倒不少賞花人,在四月底五月初,東京周邊的栃木縣,就有壯觀的紫藤盛放。紫藤是攀纏性的植物,而依附而生,所以大多築起棚架,引藤伸展,一棵紫藤,就可以延展數十米,當垂下的紫藤盛放,一串串紫色小花,掛滿棚架,大片的紫,足媲美薰衣草的紫色大地。纏繞而生的特性、強悍的生命延展能力,正是紫藤花的花語:「醉人的戀情,依依的思念」、「為情而生、為愛而亡」。除了紫藤,其實還有白藤、黃藤及紅藤,但論花形色澤,還是以紫藤最為引人。Read More →

春回大地,又是賞花季節之始,日本以櫻著名,但除了追櫻以外,其實還有很多選擇,而且並不比櫻遜色,在東京周邊,就不乏賞花名所,當中,芝櫻就最令人有驚艷之感。 認識芝櫻,是在北海道的東藻琴,每至五月下旬,芝櫻就會將草坪染成大片粉紅。在東京近郊,秩父的羊山公園,亦以芝櫻聞名,論壯觀程度,足以媲美東藻琴的芝櫻。秩父在琦玉縣,跟東京都相鄰,從東京出發,車程大約2.5小時,大可以即日往還作一天遊。前往羊山公園,最近的火車站是西武鐵路的秩父站或秩父鐵路的御花田站,步行 約15分鐘。羊山公園的花期大約在四月下旬,芝櫻之丘面積達17,000平方米,以粉紅色為主,再間以藍色及白色,砌出不同的圖案,不得不佩服日本人的心思,芝櫻雖是小花,卻能造出特別的效果,特別是遠觀,跟遊人們可以拼成很多有趣的場面,所以,呆在小山坡上,等候又等候,拍了又拍,很容易就是黃昏,由於意猶未盡,第二天早上又跑進場繼續的拍,雖然今趟的芝櫻,其實略為過了最燦爛的時刻,部分枯掉的已被拔去,所以有不夠茂密的感覺,但出來的效果,大家又認為如何?Read More →

不知何時,香港朋友也喜愛外遊賞花,日本的櫻花、法國南部的薰衣草、雲南的油菜花、台灣的油桐花等等,那麼愛花之士,就不能錯過荷蘭的鬱金香。 鬱金香的原產地,估計是在南歐或西亞,在十六世紀末開始引進荷蘭,並發揚光大,更因為成為貴族的至愛,一度淪為炒賣的「商品」,直至價格泡沫爆破,鬱金香才回歸尋常百姓家。現時種植鬱金香,已經成為荷蘭的一大產業,出口的花卉佔全球的六成,每年出產的球根,多達二兆顆,帶來龐大的貿易收益,境內花田約二萬公頃,十分驚人,每到四月中下旬,春暖花開季節,荷蘭的大地,連綿幾公里的花田,舖滿鬱金香、風信子、洋水仙等,非常壯觀。荷蘭種植鬱金香的技術出神入化,培育出不同的品種,現時全球的鬱金香品種,多達八千餘種,大量種植的亦有百多種。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