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數手指,前往墨西哥及古巴已是近十年前的往事,近年開始多朋友前往墨西哥及古巴,以前在舊的部落格寫過幾篇有關墨西哥的貼文,重貼一下,重溫一下前往墨西哥及古巴的回憶。 在搜集往墨西哥的資時,在旅遊刊物上有警告:「切勿隨便登上計程車,司機很可能正是搶匪。地鐵車廂內扒手猖獗,晚上亦千萬不要在街上流連,以免成為匪徒目標。」亦有朋友在加拿大居住,往墨西哥的親身經歷:「第一次往墨西哥城辦貨時,整個旅行團遭持槍匪徒洗劫。第二次再到墨城,用信用卡結賬後,不消一小時,信用卡資料已在美國遭人盜用。墨西哥的治安,實在嚇人。」 墨西哥令人又愛又怕,她擁有超過三千年的文化歷史,代表中美洲文明的偉大建築比比皆是,但另一方面,又是「惡名」昭著的「罪惡之    城」。墨西哥之旅的最後一站,就是墨西哥城,心情難免忐忑不安,會否是一趟充實的文化之旅;又抑或會被搶掠一空,留下難忘回憶呢?  開始向首都墨西哥城進發,這段路亦是整個行程最「危險」的一段。選擇了最豪華的長途巴士,甫登車,有飲品奉上,然後就開始十多小時的漫漫旅程。大約過了一小時,睡眼惺忪之際,有警察登車查閱護照,過了一小時,又有警察上車查閱護照,如是者,在短短三小時的車程,警察已登車四次,似乎治安的確令人擔心。Read More →

由於工作關係要往荷蘭,之前播出的電劇《殭》曾往荷蘭取景,當時並無追看,在出發前快速收看了在荷蘭取景的幾集,當中主角鄭嘉穎及謝安琪正式相遇的一幕,謝安琪給小偷搶了銀包,鄭嘉穎借了單車給謝安琪追小偷,追至一道紅色的拱橋,這道造型特別的紅橋,即時吸引我的目光,決定在荷蘭要找找看。 在不知名字、全無資料的情況下,唯有求助於谷歌之神,輸入RED BRIDGE搜尋,果然找到紅橋的照片,不禁為谷歌之神喝采,只是大多沒有提及拍攝地點,逐張翻閱,結果在一照片庫的拍攝資料中,找到紅橋位於烏德勒支,而烏德勒支也是我其中一個目的地,正好順道前往。在跑畢既定行程後,下午五時左右,就到紅橋一趟。Read More →

以前外遊,對於參觀美術館敬而遠之,因為自己是藝術門外漢,完全不懂欣賞,即使《蒙羅麗莎》、《最後的晚餐》這些名畫殿堂,都只是抱著到此一遊的心態,誰料在出版旅遊書後,竟然對藝術產生興趣,並非開始懂如何欣賞藝術品,而是喜愛探求藝術家的一生,由其成長、學習、成名,到死亡,原來很多藝術家走過的路都有共同的特點。荷蘭最為人熟悉的藝術家相信是梵高吧,在國內,林布蘭的名氣比梵高更響亮,在名人榜排名較梵高更高,還有維梅爾,都是頂尖畫家,但有共通點,都是人生不大如意,林布蘭及維梅爾還好,算是曾經光輝,只是晚年潦倒,相反,梵高雖生於中上家庭,但一生都沒有太多開心時刻,甚至畫作都只是在死後才開始受關注,晚年更是陷入半瘋狂狀態,令人惋惜。Read More →

往斯里蘭卡已是兩三年前的往事,很多景點的印象變得模糊,名字都叫不出了,但有一件事,永誌難忘。 我們一行六人,包車遊覽,費用便宜,比自駕舒服得多,當地消費只比印度略高,遠比香港為低,加上民風淳樸,自然風景、古蹟、陽光海灘、賞鯨甚至Safari,應有盡有,可算是旅遊的天堂,唯一是食物不及印度般美味,略為單調。南部的海岸線以海鮮聞名,在海灘旁有很多餐廳,炮製海鮮,以燒烤為主,不論魚、蝦、蟹,一律炭火燒,不錯是香氣四溢,但總不是味兒,跟司機閒聊時,稱我們會如何如何炮製魚、蝦、蟹,肯定不會燒烤,言談間催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