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lo Opera House

奧斯陸的城市大改造

作為挪威首都,奧斯陸給我的印象,只是小城格局,沒有太多高樓,而且十多年來無太大改變。近年多了到奧斯陸,發現開始有點兒面目全非,雖然Karl Johans Gate依然是最繁盛的街道,由中央火車站到皇宮這一邊沒有太大變化,但中央火車站至海邊那一方,正在大興土木,原本作為遊客,也不太在意,湊巧安排了一天市內觀光團,聽聽導遊解說,卻不得不佩服這個長年佔據「最快樂國家」前列的首都城市,實在有其了不起的一面。

挪威人均收入長期在世界前列,豐富的天然資源當然是最大貢獻,但收入高並一定是快樂的源頭,按「最快樂國家」評分的指標,就有下列幾項:得到好的照顧、做出人生決定的自由、慷慨、好的治理、誠實、健康和收入。看看奧斯陸中央火車站周邊的大改造,就不難理解為何挪威是快樂的國家。

中央火車站一向是首都的核心區域,自然地價高昂,想想我們中環臨海的土地,會如何發展?當然預留給甲級寫字樓吧。挪威政府為了與民共享,在火車站周邊的臨海地區,修建了歌劇院,成為首都的一項新地標,旁邊正在興建全新的中央圖書館大樓,另一方全新的孟克美術館將要峻工,據導遊解說,政府不希望貴價地段全作商業用途,而是希望市民大眾能夠在中央地帶享受公共設施,歌劇院、圖書館都是普羅大眾隨時可以使用的,而著名畫家孟克作為奧斯陸的代表人物,畢生畫作全獻給奧斯陸,現時的美術館不敷應用,所以興建新大樓,盡量將孟克的所有畫作展出供大眾欣賞,這幾幢大型公共設施在近年相繼落成。

沿海傍再走遠一點,臨海處圍建了「游泳池」,包括最近岸的人造沙灘、小童嬉水池、跳水池及劃有線路的標準直池,還建有甲板供日光浴之用,誰說「海」不能變為游泳池?當年梁特首提出在中環海面闢作游泳池,淪為笑柄,批評的人是見識少,欠缺創意,真心相信不可能,又或是敵人贊成必反對呢?真是天曉得,雖然維多利亞港跟挪威峽灣的風浪大不同,未必適合圍建游泳池,但大膽假設,細心研究,如果可行的話,中環上班前游趟早水,也算愜意,目睹挪威市民一家大小享受峽灣邊的「游泳池」,小朋友在嬉水池自得其樂,父母悠然地享受日光浴,又或來一趟花式跳水,大家樂在其中,不免有點兒感慨。

在奧斯陸期間,剛巧在歌劇院外舉行戶外演唱會,原來是奧斯陸一對夫婦,為興祝70歲生日,得到政府協辦,在歌劇院外搭建舞台,邀請歌手獻唱,讓市民享受一個愉快晚上。據導遊稱,這對夫婦在65歲時,亦有類似的活動,出錢出力,市民齊齊開心參與。

挪威地大人口少 (人口只有五百多萬,比香港還少),加上天然資源豐富,人均收入高,政府自然有條件做出很多便民設施,相反香港地少人多,各家爭搶資源,政府如何分配?官商勾結抑或官商合作,只是政客攻訐之辭,政府左右做人難,要全為民設想,似乎不太容易,作為普通市民,只能寄望政府、商家、富豪、政客、市民都能出心出力,香港的快樂及幸福指數,相信不至於長年低企,然而香港人不快樂總有原因,看看現在的社會氣氛已可知一二,加上疫情嚴峻,未來唯有自求多福,苦中作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