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詢電話 +852 2803 2334

斯瓦爾巴群島 – 約會北極熊

Longyearbyen 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 北極熊路牌 Longyearbyen 朗伊爾城 斯瓦爾巴群島觀賞海象 斯瓦爾巴群島觀賞海象 Longyearbyen 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 朗伊爾城 Svalbard 斯瓦爾巴群島 Svalbard 斯瓦爾巴群島 北極熊 Svalbard 斯瓦爾巴群島 北極熊 Ny Alesund 新奧勒松 Ny Alesund 新奧勒松

最近收看朋友在 VIU TV 的克羅地亞旅遊特輯,無意中發現下一個節目是介紹香港人 Pauline 在 斯瓦爾巴群島 朗伊爾城的創業故事,深深體會到港人的拼搏精神,心裡除了佩服以外,也有一點兒羨慕,離鄉別井,在陌生國度創業,已是一大難度,要在極地生活,更是難上加難,而機會就是給了敢於接受挑戰、樂於開天闢地的人,現在要走同一條路,有前人足印可以跟隨,當然較為容易,但要成功,亦相對困難了。從節目得知,其中一個地標大郵筒已拆掉,怪不得我找不到,而原因正是樹大招風。香港人的創意,當地人妒忌了,可惜當時沒遇上 Pauline。

很多介紹斯瓦爾巴群島 Svalbard,都會以北極熊的數量多過群島的人口作為開場白,斯瓦爾巴群島地處北緯78至81度,常住人口只有二千多人,大多在朗伊爾城 Longyearbyen。以往群島的城鎮都是以採煤為主,自從開採煤礦的規模大幅降低後,旅遊業就成為新興產業,除了參觀廢棄了的礦坑外,極地生態亦是「主打」項目,當中很多旅客是為了一睹北極之王而來,在出發之前,亦有查閱有關資料,北極熊大多棲息於東北海岸,要在西南方的朗伊爾城遇見北極熊,機會實在不大,在夏天航道開通,乘船繞到東北海岸才有最大機會看到北極熊,而挪威的法例是不容許追蹤北極熊,所以沒有 Polar Bear Safari 這項活動,只能參加一些南下或北上觀賞冰川或生態的活動,從中才能有機會看到北極熊。今趟斯瓦爾巴群島的旅程,比想像中辛苦,為了利用全天白晝的天然優勢,安排了最多的活動,行程「豐富」之餘,有驚亦有喜,但亦確實有點兒身心疲累。

第一天從奧斯陸飛往朗伊爾城,中午左右到達,隨處逛逛,黃昏六時開始第一趟旅程,活動名為 Catch of the Day,是乘快艇出海碰運氣,看看有甚麼發現,可能是鯨魚,也可能是北極熊!當天風浪頗大,主辦機構原本亦考慮取消,出發前徵詢參加者的同意,是否照出海,可即時退出,結果當然是全體一起出發,原以為選擇了有船艙的快艇,有洗手間及暖氣,會是較舒適,豈料當第一名乘客開始嘔吐,我也心知不妙,最終我排第四,整個旅程共五小時,嘔完舒服一點,但風浪實在太大,結果什麼也看不到。心忖明天第二個旅程,全程七小時,如何是好呢?退出?

第二天是期待的節目,出海看海象,同樣的船,可幸是風浪沒那麼大,經過昨天的經驗,今天全程留在艙外,呼吸著新鮮空氣,那管海浪沾濕衣衫鞋褲,都不呆在船艙,今個旅程好一點,只有三人嘔吐,總算沒我份兒了,第一次見到野生海象,實在非常興奮,但要在顛簸的船艙拍攝,亦不容易,回看有些照片,竟然只拍到海水,可想而知上下搖晃得有多厲害,完成行程,已是疲累不堪,下船時只想一頓豐富晚餐。然而,突然驚覺一小時後,我報了一個三小時的行山活動,匆匆跑回酒店,弄了個即食麵,即時再出發,原本構思,三小時的行山,應該不太難,即使安排在出海之後,都能應付,導遊是一位女孩子,在教堂外泊車後,她變身為陀槍師姐,帶著愛犬開始,雖然是五月天,開始進入盛夏,但山仍是積雪,導遊指了一下山頂,就是我們的目的地,極目所見,全白雪,全無行山徑,我們換過冰爪,直接登山,我有點兒看傻了,不是嘛,就這樣登山!也沒辦法,全團只有四人,硬著頭皮,走吧!四位男士跟著一位女孩登山,她拖著小狗,揹著飲料及小食的背包,陀著長槍,結果當然沒我們走得那麼快,行程一點兒不輕鬆,雖有冰爪之助,鬆軟的雪地還是走一步,溜後半步,每步踏出都是雪深及膝,花了很大氣力才到山頂,熱飲、餅干例不可少,雖是陰天,可幸天色不算太差,山頂有很好的視野,氣力沒有白費,下山時,兩位團友坐低滑下去,為免碰石,我還是一步一步走下去吧。回到酒店,累到了極點,幸好陰差陽錯,下一天我打算市內觀光,沒有參加活動,可以多睡一點,輕鬆一下,當然還來了一客豐富午餐。

第三天先要找兩塊只在朗伊爾城獨有的北極熊路牌,不懂開車,唯有靠我雙腿,走出一片天,兩塊路牌分別在入城及出城處,由中心步行往一方大約半小時,來回一小時,兩塊路牌就要兩小時,太沒難度了。結果每方我走了兩趟,因為發現光線不佳,應該下午才是最佳拍攝時間,那就花了四小時在兩塊路牌。朗伊爾城市區其實很小,所以一兩小時已走遍大街小巷,多花兩小時在路牌亦不為過,畢竟在凌晨十二時仍光如白晝!輕鬆完成第三天行程。

第四天參加了在香港工作坊認識的代理商主辦的活動,一天的行程,乘大船先南下巴倫支堡 Barentsburg,下午再北上前往皮拉米登 Pyramiden。巴倫支堡算是斯瓦爾巴群島第二大城市,現有八百多人居住,主要是俄羅斯人,當地接待的導賞員亦是來自俄羅斯,現在有一家俄羅斯公司從事開採煤礦,出口至其他北歐地區。皮拉米登原本亦為開採煤礦的基地,現已荒廢成為「鬼城」,只有兩、三名人員留守,夏天會接待一些團體上岸參觀,五月天近岸仍是冰封,所以我們就只能遠觀。在皮拉米登的海岸,亦是最有機會看到北極熊的地方,所以船長及船員不停以望遠鏡搜索,皇天不負有心人,船長有發現,確定位置後,乘客們緊張地用自家器材按船員指示,搜尋北極熊的蹤跡,我用相機的長鏡望呀望,總是找不著,船員替我用長鏡拍了北極熊的照片,並大叫他拍到了,很多乘客即時靠攏一睹北極熊的風采,我將相機螢幕放大再放大再再放大,終於有一團白影,船員稱這就是了,我不禁失笑,除了一片白色矇矓外,實在看不出這是一頭北極熊,乘客們都大笑。大家都看夠了,船開往另一方的冰川,船長又有發現,這次距離較短,我按指示拍了幾張,再放大看,果然有團白影,今次好一點,外型像是一頭北極熊,大家圍著我的相機看了一會,又是笑聲震天。這算是看到北極熊了?船又開動,又回到皮拉米登的海岸,船員稱北極熊走近岸邊!又用長鏡搜索一番,終於北極熊現真身了,在岸邊冰層上走動,肉眼亦能望到,用長鏡就可以清楚地拍到,雖然仍是遠的,但總算實實在在地看到拍到北極熊,更幸運地,北極熊走了一會,跳入水中游泳,游了一會又走會岸上,能夠做的就是不停按動快門,總算不枉此行了!非常渺茫的機會,給我遇上了,真是太幸運,太滿足。

看到北極熊的興奮心情還沒過去,又要擔心第五天的行程,又再乘搭快艇,往最北的城市新奧勒松 Ny Alesund 進發,地處北緯78度55分的新奧勒松,算是一般交通工具能夠到達最近北極點的地方,當年挪威探險家阿蒙遜亦是以新奧勒松作為往北極點的最後補給點,從朗伊爾城出發要坐快艇五個多小時!天呀!莫非又要在艙外捱過這來回十一小時的航程,想起也心悸。也沒法子了,遊斯瓦爾巴群島,當然不能錯過新奧勒松,上天待我還算不薄,今天風和日麗,全無風浪,整個航程都非常享受,中途看到鯨魚及海象,剎那間就到了新奧勒松,小城只有數十人常居,均是科研人員,很多國家都在新奧勒松設立科研中心,這裡只有一家小店,一家博物館及一家酒店,由於非常接近北極點,導遊亦要帶備長槍,所有居於新奧勒松的人都必須有配槍,每一幢建築物的大門都不能上鎖,以便受到北極熊襲擊的人能夠及時入內躲避。在1926年5月11日,阿蒙遜領導的飛船,由新奧勒松起飛,同日穿越北極點,翌日抵達阿拉斯加,這趟航程被視為到達北極點的第一人 (之前有探險隊稱到達北極點,但都沒太多證明,甚至可能是造假),在參觀當時飛船停泊的高塔時,因為是在小城的安全範圍外,所以導遊必須將槍上膛!遊覽新奧勒松可算是一個特別體驗。

看 VIU TV 的節目,香港人Pauline稱,當有郵輪泊岸,整個朗伊爾城會非常熱鬧,可以想像,當地人口只有二千多人,一艘郵輪可能已帶來二、三千人,要出動當地所有的旅遊車及導遊才能好好安排節目,幸好我沒有遇上如斯場面!

延伸閱讀:挪威觀鯨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